• 郎永淳復出:人生路 自己走
  • 作者: 文章來源:廣電實戰 更新時間:2016-10-31 15:49:16
  • 離開央視主播臺的一年后,郎永淳再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現在公眾面前。臺上的他,20年不變的西裝革履,但胸前搭配的蝴蝶結領結褪去了往日的刻板。

    他此行錄制的是江西衛視青年APP大賽節目《創客英雄會》。不過事實上,比起主持,他現在的處境與那些廝殺的創業者們要更為一致。他在電商界創業,所以也不大喜歡這身考究的行頭。錄制結束后,郎永淳迅速在座駕換上T恤、跑鞋。他打趣,這樣才符合他現在的身份,“不都說互聯網企業不用穿西裝,人家賈躍亭都是穿著圓領的,連個領子都沒有。”

    這是他對外在的革新,從頭到腳都要重新出發。雖然在后臺、現場,他還是像個大眾明星給觀眾合影簽名,也偶爾主動提及過去的一些感觸,但他明確對我們表示不愿多談央視,“我覺得我們現在沒有必要去談過去主播的這些經歷了,就談現在就好了。”

    “我是獅子座,特別注重效率。”他解釋。好像隨時準備進入到雄性競爭中去。他在新的領土同時承擔三大全新身份,每一個都是挑戰,為此他拼命讀書,加上談合作、忙業務,將時間的縫隙填滿。他說,自己現在變得激進了,變化或許從妻子生病的那一刻產生。更確切的說,激進本就在他的骨子里。


    郎永淳演講視頻:人生路 自己走

    激進的做一系列變革
    2015年9月2日,抗戰勝利70周年前夜的晚間新聞播報,是郎永淳在央視的最后亮相。新聞結束不久,就有“郎永淳辭職央視"、"今天是郎永淳最后一次出現在《新聞聯播》"的消息傳出,掀起了不小的波瀾。郎永淳本人則在微博留下幾個字——“歷史永遠要銘記”。意味深長。

    央視離職潮中,郎永淳的出走成為最苦情的樣本。因為妻子吳萍罹患乳腺癌,此舉被外界賦予悲情色彩。當時,電臺軍事節目主持人“導彈熊”在贈別郎永淳的文章中曾寫道,央視給他的薪水,讓他在應付巨額診療費之余,已無法維持體面生活。而15年前貸款買房的經歷也被好事者重提,用以舉證主播不過是表面光鮮。郎永淳對此保持沉默,沒有說出真相。

    一年后,他坐在對面,對我們說,“他們要這么寫,我也沒有辦法。但我不認為自己有多么悲情。你如果說,就是因為掙錢少了,因為各種各樣的情況,不體面了,這些標簽是我不接受的。”他拒絕被視為弱者。

    2010年得知生病后,吳萍恐懼絕望,“我害怕。”她問郎永淳:“我會死嗎?曉雨(他們的兒子)才上五年級。”郎永淳沒有慌張,他告訴妻子說:“別瞎說,沒那么嚴重!既來之則安之,咱們抓緊治、好好治。”從那時起,他開始自稱“安之”。

    面對危機,他迅速調整。家庭上,上初中的兒子去美國留學,妻子赴美休養。事業上,他選擇絕境重啟。告別傳統媒體,蛻變為電商高管。“完全進入到一個陌生環境,也是一種自我激發。”在郎永淳的定義中,這是一次挑戰,一家三口在各自全新的戰場上赴戰。

    又或者說,另一次自我革命的時機來了。他一貫抱持,如果一成不變,就意味著沒有進步,沒有挑戰與刺激。

    沒有挑戰與刺激,就相當于“一潭死水”。這也是他曾經對離職潮的看法。“誰能想象社會發展到今天,媒體的‘航母’會出現離職潮?現在,人們獲取信息的途徑更多樣,報紙、電視等傳統媒體受到了更大的壓力與挑戰。如今所謂的央視離職潮,其實是每個人對未來的思考,何嘗不是一種冒險?競爭激烈意味著進步。”

    對于你的離開,外界揣測紛紜,究竟是什么原因?
    郎永淳:我的家庭遇到了各種各樣的挑戰,讓我對未來做出一些思考,尤其是對整個家庭的未來重新規劃。如果不是到了40歲,我們的家庭遭到這樣的挑戰,我可能也不會這么激進的來做這樣一系列的變革。

    2013年,整個家庭的格局發生了變化,孩子提前去美國從初中上起,夫人過去相當于陪讀,同時接受治療,休養。等他們調整完了后,我自然而然也做了一系列相應的調整。

    從妻子生病到激進的做這樣的變革,當中的心理過程是怎樣的?
    郎永淳:就是更知道怎樣去珍惜生命,珍惜時間。怎么樣在有限的生命和時間中去創造更美好的自己,創造更美好的家庭。

    你似乎一直很剛強,那么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會落淚?
    郎永淳:不自主的情況下。我不會主動流露脆弱情緒。

    央視被質疑給主播的工資少,與你的出走有關系嗎?
    郎永淳:他們說臺里給的工資少,過不上什么體面的生活,其實你應該知足,已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還算不錯了。當然你要想真正的實現財務自由,那還有相當大的距離。所以你努力的方向是進一步對自己的價值進行挖掘。我想這個價值不僅僅是所謂的品牌、形象與金錢的價值,而是實實在在的經濟價值,當然還有社會價值、文化價值。希望個人的價值更多面、更多元。

    ?


    沒安全感,要讓自己強大起來
    變革,成為郎永淳固定的職業軌跡。“你看,以結論來論,我一直在革自己的命。”他的生涯被極端的分為三部分,醫學時期、主播以及剛剛起步的電商時期。南京中醫藥大學畢業后,原本可以在徐州做個針灸大夫,但猝不及防的,他把目標改為北京廣播學院節目主持人方向雙學位,問家人要了兩千元,進京趕考。

    他似乎樂衷于鋌而走險。北廣時期,因為一個與同學玩笑的賭局,他去搭訕長發飄飄、學業優秀的美女。找了個由頭,追出自習室,跑到離去的美女面前。開場白直接,也唐突,“你是真感冒了?還是討厭那位同學?”她愣住,“啊,我是真感冒了,咳咳。”慶幸的是,搭訕很成功,他不止贏得賭局,美女后來還嫁給了他。

    “我其實一直處于不安分的狀態。”郎永淳告訴騰訊記者。他進一步自我剖析,這種不安分源于早年的不安全感。他出身于江蘇蘇北的農村,5歲時文革結束,百廢復興,他趕上了改革,一步步奮斗至今。某種程度上,他可以說是,草根奮斗改變命運的活教材。

    1994年冬天,郎永淳與吳萍曾在長安街上有過一次對話。夜晚,溫暖的燈光從周邊的窗戶中透出來,每個家庭都在準備豐盛的晚餐。他們軋著馬路,尋找著好吃又不貴的小館子。可是找不到。失意的情緒蔓延開來。

    “哪一盞燈都不屬于我!”
    “哪一盞燈都不屬于我!”
    “哪一盞燈都不屬于我們!”
    “會有一盞燈屬于我們,在北京!”士氣恢復,振奮后再前進。

    郎永淳家境并不富裕,1995年,他在《新聞30分》開始了電視新聞主播的職業生涯。但物質準備沒有,出鏡用的西裝還是向同學借的。領到第一個月的工錢和領導發的BP機,他興奮到像個暴發戶。跑到吳萍面前,把BP機從腰尖一拔,“那叫一個神氣。滿臉笑開了花,拿出一個裝滿前的信封,讓她摸摸有多厚。”

    “我畢竟是一個草根,需要不斷讓自己的能力更強。”在央視主持的《新聞30分》中,郎永淳以儒雅的暖男形象與莊重認真主持風格獲得觀眾喜愛。2011年出現在《新聞聯播》,作為第四代主播,他在播報新聞時語速明顯增快,一分鐘達到310字左右,比以往每分鐘280字更快,達到一秒鐘說5個字。郎永淳和歐陽夏丹組成的“丹淳組合”成為觀眾最喜愛的主播之一。

    但在央視的20年,郎永淳始終如履薄冰,“一些年輕的主播遇到重大直播,就被我們給換下來。在當年我們也被前輩換下來過,有時會沮喪,有時我很泄氣。”就算后來達到他定義的“受萬眾矚目”的最高處,危機感也如影隨形。

    是什么原因使你那么有沖勁?
    郎永淳:我一直處在不安分或者是不安全的一種感覺。因為我出身草根,從江蘇蘇北的農村一步步趕上了時代,趕上了改革,讓我有機會,先是上了中醫學院,又上了廣播學院,然后又到了中央電視臺。一路上因為得到了機會,得到了幫助,得到了平臺。

    但我始終會有危機感,覺得我畢竟是一個草根,需要讓自己的能力更強,更加的鞏固。我在我的腦子里,一直有一種不穩定的感覺,所以我要讓自己強大起來。

    在職業選擇上,我一直處在變的狀態。變,我覺得是一個永恒的東西,相對來說,靜止不是我想要的狀態。

    現在投身電商,是否意味著拋開了前半生積攢下的經驗?
    郎永淳:怎么這么說呢?如果沒有新聞涉獵到社會的方方面面,你怎么能知道尋找哪個方向,到哪個賽道上去?你積累到的各種社會的閱歷、社會的資源,還有經驗教訓、判斷力,這些你覺得都是白來的嗎?你覺得換一個賽道,這些東西就都不存在了嗎?

    ?

    光環會散掉,我就變成了全新的身份
    離開央視后,教書或是跳槽,都不在郎永淳的規劃中。像張泉靈一樣,郎永淳選擇從商。當時,包括移動醫療、新媒體創業、傳統制造業等行業的企業都向他拋去橄欖枝,但他義無反顧的縱身鋼鐵行業。

    “20年前,鋼鐵賣1700一噸,到今天價格都沒變,賣到了白菜價。這對于互聯網的電商平臺來說是最好的機會,去用新的技術,新的模式來幫助傳統行業提升效率和價值。”借由時下最火的新媒體,為止步不前的傳統行業尋來生機,怎么看又是一場革新,典型的郎式做派。

    “九死一生”是他今天的口頭禪,聽著戲謔,內里卻刀光劍影。“以前不能犯錯,現在一個錯誤接著一個。可能一個小錯足夠讓你死,那你就死了。也可能試到最后,你挺過來了。”

    他看似迷戀這樣的刺激,卻也不敢有一絲懈怠。他同時任命找鋼網高級副總裁、首席戰略官,并以合伙人身份加盟胖貓創投,負責戰略合作、公共事務建設、制度、渠道、平臺等諸多環節,簡直就是一個龐雜系統工程的總指揮。工作之余,他輾轉臺灣、北京大學、人民大學上管理課程,11月還計劃飛去牛津大學補課。他拼命充實專業能力,以盡快適應新的戰場。

    新的戰場同樣殘酷,甚至比起過去要六親不認。所有合作都建立在共贏的基礎上,曾經的光環在這里宣告無效。“刷臉只是初期交往,關鍵看你能給我帶來什么樣的資源,什么樣的價值。”

    而哪怕是這個光環,從他抽身那天起,就預示著徹底熄滅的一天。20年前,郎永淳在央視找到了在北京安身立命的那盞燈。在郎永淳眼中,光環不是一天兩天就卸下來的。他說,這好像是伴他回家的汽車車燈,車停了,燈還會照著他一分鐘,送他回到家。可漸漸的,光終究會散掉。“然后,我就變成了一個新的身份。”

    曾說離開央視是希望有更多時間陪家人,現在會后悔嗎?
    郎永淳:為什么要后悔?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,現在可以相對自由的掌控時間,當然也會覺得時間完全不夠用,因為要做的事情太多了,要進入到創業的狀態中,沒有人會告訴你怎么做。以前我還有點相對自由的時間,現在幾乎沒有一天能夠空下來。一直在路上,不是在談判的路上,就是在談判桌上,去做各種推動。我個人的時間越來越有限,這就是創業的狀態。我看了一下,從去年9月份到今天,飛行超過110多次,大概是這么個頻率,比以前要辛苦的多。

    現在怎么平衡生活與工作?
    郎永淳:我會抽出一些時間飛到美國去,比如這個月月底我會利用十一假期過去。10月21、22日兒子的家長會我還會過去。他們也時不時會飛回來,我們還會約一個共同的假期,在中國、美國或者其他地方見面。

    創業中經歷過什么樣的“九死一生”?
    郎永淳:我目前還沒有經歷,因為我看到的太多了。我在胖貓創投看到了各種失敗過程,然后去改正。找鋼也是同樣道理,哪一個都不可能一帆風順。《新聞聯播》是一個板上釘釘的事情,一定要百分百投入,不能出錯。但創業的九死一生就在于我們懂得這樣的一個規律,你大錯也罷,小錯也罷,可能達到足夠讓你死,那你就死了。一個錯誤接著一個錯誤,到最后試著可能也挺過來了。

    ?


    他頻繁和自我交戰,也和兒子交戰。兒子讀書后,父子間的學術過招經常讓他應接不暇。有一天,他看曉雨在讀英文小說,拿過老師列的書單問:“《殺死一只知更鳥》,這你已經讀完了?原文?”“當然!佩服吧!中文的你讀過嗎?”說完狂笑不止。郎永淳不希望掉隊,他被激發出斗志,“就算終有一天要被兒子打敗,也要不斷學習,創造更大價值。”

    郎永淳所定義的“強大”意味著已經可以功成身退。到那一天,他或許會選擇像崔永元、李詠那樣去學校教書。這也是他為自己人生設定的“終極狀態”,“當真正進入到一種靜的狀態時,可能我就足夠強大了。”不過現在,時候還早。

    “我不想成為40歲就已經死了,80歲才被埋掉的人。”人到中年容易進入安逸的狀態,郎永淳抗拒這樣的安逸。他堅持,必須離開“舒適區”去革命。因為這個原因,他在四十大關離開熟悉環境,投入到陌生環境。下一個四十年,或許熟悉的橋段還會反復上演。

    對于自我,他有近乎苛刻的要求。與此同時,郎永淳不想把這樣的苛刻投射到兒子身上。事實上,他不必再做什么,曉雨也已經成為他的翻版。

    十歲那年暑假,父子倆在小區散步,曉雨突然感慨,“斯坦福挺好的!”郎永淳當下很詫異,后來才知道,這個心事重的孩子是在查完資料,經過思考,沉淀思路后才開口的。上初中后,曉雨離開熟悉的國度赴美留學,就像當初他父親毅然北上考學一樣。

    “我不希望他那么追求完美,不要給自己定那么多目標。因為我已經是不停給自己定目標的那個人,我知道那種辛苦。”

總共: 1頁     
【編輯:王康】【打印預覽】 【大字 中字 小字】 【返回頂部
公告欄
文章排行
本站簡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方式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導航

南京厚建軟件 LivCMS 內容管理系統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權用戶:http://www.lnseu.club

疯狂赌徒2客服
股票打新股需要条件 排列五往期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竞彩比分直播 捕鱼来了迎头痛击 哈哈湖南麻将哈哈棋牌 华东15选5综合走势图 浙江十二选五快乐彩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广西星悦麻将河池版 下载天天捕鱼手机版 四川麻将技巧必胜绝 微信极速飞艇群 配资公司 普通单机四人麻将 吉林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山鹰纸业股票分析